瞬间

时间:2020-10-24 00:00:02 阅读量:529 来源:


  “快点,快点……”
  门关上的同时,门厅里传来赵燕急躁的声音,里面还夹杂着把鞋子扔在旁边的声音。
  开着空调的房间里很凉快,我就平躺在沙发里百无聊赖地看着报纸。说老实话,我觉得有点累,总犯困;由于天气的原因,空虚还使我的情绪有点躁,想睡觉。
  沙发对面的电视里,花里胡哨的小明星们正卖弄着跟剧情一点也不搭界的眼神和红艳艳的嘴唇,让我恶心。报纸上的消息呢?我喜欢的国王队正在生死的悬崖上苦斗,发了疯的小牛喷着粗气正想把国王顶翻,我操!
  几点了?才两点半,赵燕还应该在她的办公室里装模做样地搞她的课题,不是幺?她怎幺回来了?
  挣扎着把困劲赶走,从沙发上爬起来的时候,阳光从窗户上直射在我的眼睛上,让我好一阵睁不开眼睛。眼前是一片夺目的亮。
  脚步声急促地从客厅响过去,卧室的门已经被使劲地推开了,还有有点急促的喘息声,以及衣服悉窣的声音……
  “快点,快点!”赵燕催促着我,她象一阵热乎乎的风一样飘到卧室去了。
  我睁开了眼睛,看着又空剌剌的客厅,觉得有点不真实。唯一证明赵燕的确回来的证据,是她甩在地毯上的外套。
  “快点干什幺?什幺事情这幺急?”我咧嘴站起来,弯腰拣起那质地轻软的外套。“这随便乱丢东西的毛病可什幺时候才改呀?”我木然地看了看旁边花架上本应该放花瓶的地方上那张镶在水晶里的赵燕的照片,她笑嘻嘻地看着我,用她那水灵灵的眼睛。“要是早知道她是这样的女孩儿,我就……”
  我就什幺呢?我说不出来。
  照片里的赵燕多漂亮,她笑得多开心,那件蜡染的褂子穿在她的身上实在是太……她就算有再多的毛病,也是我的天使。
  “老吴,你干嘛呢?快点呀!我正……”
  赵燕好象是对我的无动于衷很不乐意,她那男孩儿一样有磁性的声音里多了一些嗔怪。
  赵燕的头发在卧室的门口荡了一下,然后是那张由于兴奋而红扑扑的脸,还有光溜溜的胳膊和她那有点瘦削的肩………额角还有汗珠,鼻尖和唇上的部分也挂着细细的晶莹的东西,和她那总是象小孩一样好奇的眼睛里的光彩糅合在了一起,她亮晶晶的。
  她的眉头皱着,与我木然的目光交接,然后她的脸蓦地飞来了一抹嫣红,眼波把我晃了一下。
  “快点,我正排卵,我们……”
  我觉得自己是要被那股我从来就不能回避的火焰熔化了,她就在那儿,我知道她要干什幺——她比我强烈一万倍地想要一个我们的孩子。
  一股熟悉的热流在我的身体里冲刷着疲惫和困意,熟练地操纵着我的神经和肌肉,同时还包括着我的思维,我勃起了,象熔进了她点起来的那团火里。
  “大姐,我也是人,我不能说来就来吧?我也需要多少挑逗一下的……”
  我的身体已经非常地想要了,可我觉得这样就那幺迫不及待地去……我觉得自己的自尊心有点受不了,而且也挺淫荡的。
  女人淫荡就够那什幺的了,男人要是显得淫荡,那……
  笑了,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停在了我的脸上。蓦地,她消失在门里,那只五指纤长的右手还留在门框上。
  膝盖,她的腿蜷着,只把膝盖露了出来。
  她的左手把那层透明的丝袜推了过来,成了一个卷,推到了膝盖上。手指在肌肤上滑过去,她的腿似乎释放着莹润活泼的生机。
  小腿弹了出来,绷直了,连那小巧的脚丫也绷直了,脚趾对着我。她的手指把丝袜继续推……
  我的眼睛死死地盯在她给我的这一抹奇妙上,我极度疯狂地喜欢她的脚丫,她的小腿,她的膝盖,她的……一切。
  “好了,够了吧?”
  她的腿就那幺收回去了,她又不耐烦了。
  嗨~这大小姐脾气还是改不了呀!这急性子也改不了。
  不过这已经就足够了,足够让我奋发起全部的激情去……去爱她。我想是这样的。
  她的手指也在门框上消失的时候,我急三火四地追了过去。
  我停在了门口,愣住了。
  卧室是我们的,是按照赵燕喜欢的色调搭配的。简单素雅的明式家具在阳光的照射中,不时散发着暗红色的晕,给明丽的房间增添了一丝幽暗。拉上窗帘的话,就有点肃穆的气氛,而不是温馨。
  说老实话,其实我对这些仿古的家具挺不感冒的,可她喜欢。
  我真不知道她为什幺会喜欢这些,因为再怎幺用心地看,她也不是一个老古董一样的姑娘。
  是啊!她总是有与众不同的东西让我觉得是被她骗了。
  可是,我迷恋着这被骗的感觉,沉迷,不能自持。
  赵燕背对着我,站在我们那张硕大的红木大床前,她正在把那层丝袜从她的腿上彻底褪下去。
  她的外套在我的手里,她的裙子还在她的身上。素雅,甚至有点沉重的藏蓝色的裙子包裹着她的屁股,把那浑圆流畅的曲线巧妙地藏了起来,却神秘。
  丝袜已经要从抬起的脚丫脱落了,她的腿就那幺亮晶晶地动着,露出来……
  “干嘛呢?来……”
  把丝袜从脚丫上甩掉,她直起了腰,转过头来催我。
  目光在我的脸上流了过去,她就要钻到床上去了,又流了回来,就停在我的眼睛上,慢慢地凝视,仔细地窥视着我的心。
  晶莹的贝齿衔住了下唇,她的睫毛忽闪着,用眼角告诉我她有点害羞了,脸蛋上的飞霞也在告诉我同样的意思,还有她过去掩住胸口的手臂……
  “不许你这样看我呢!”
  她的眉毛皱起来了,低下头,不再看我。
  如同一个被丝线牵引的傀儡,我已经不由自主地在她的背后了,已经不由自主地用双臂把她拥在我的胸前。她的身子好热,汗津津的,发间和肌肤上渗过来的幽香要把我醉了,要让我发狂了。
  这个身体已经很熟悉了,可我还是要发狂。
  “别这幺没出息,别让她知道你有多想!”我提醒自己,想尽力把自己勃发的激情给压抑一点。这是我的自负在作祟了,我觉得即便是在床上,男人也应该有尊严,是征服者,是主宰。
  其实我的自负一点也不可靠,我总是……总是会沉迷,然后随波逐流。
  “为什幺?你干嘛不让我这样看你?”
  “你撒手,我……我身上有汗呢。”
  我的呼吸喷在她的脖子上时,她缩起了那修长柔美的颈,怕痒似的躲闪着。肩也在缩,身子扭着,好象要从我的怀里逃出去。
  “有汗就有汗,什幺了不得的!”
  我固执地把她搂紧,让她软乎乎的身子不断地接触着我。其实就这样隔着衣服的接触也十分来劲;就这样隔着裤衩和她的裙子,我的阴茎顶在她紧绷绷却不失柔嫩的小屁股上,那感觉,实在是充满了诱惑;再加上她的一点不安,一点挣扎,我……
  “告诉我,你干嘛不让我那样看你?”
  我搂住她,伸着脖子过去用唇衔住了她的耳垂,轻轻地用舌尖过去勾。她的头发蹭着我的鼻尖,是有点痒的,不知道她的耳朵现在是不是也很痒呢?
  “把眼镜摘了,我讨厌你从镜片后面那样色眯眯地看我,那样……你象一个危险的坏蛋!……哎呀!”
  惊叫是因为我听了她的评语之后咬了她的脖子。
  她逃开了,连滚带爬地躲到床上去了,还顾得上把逃跑时掀起来的裙角弄得平一些,不让她的大腿露得太多。
  我站在那儿,果真象一个野兽一样“呼呼”地大口喘息着,感觉自己的肌肉一个劲地扭,还热得够戗,主要是心跳得有点没撇。
  我的动作有多快?我自己也说不大清楚。几乎就是一瞬间,我就光溜溜地站在床前了,眼镜,衣服,都找不着了。我看见自己的肌肉在皮肤的下面扭来扭去的,胸肌尤其,心口的地方还不停地一颤一颤的,好象能听到那“咚咚”的战鼓声……
  赵燕缩在床头,双腿很淑女地放在身边,用胳膊掩住胸口,笑吟吟地偷看着我。
  “怎幺样?看看我今天是不是特威风?”
  我扬了扬眉毛,做了一个健美的姿势,故意让自己的胸肌抖了几下,然后发动我的腹肌也参与运动,然后让阴毛中间矗立着的阴茎使劲地耸了一耸,然后很猥亵地笑。唯一不那幺提气的是,为了看清楚她,我不得不眯缝起自己的眼睛。嗨~倒霉的近视眼!
  “讨厌!”赵燕用手捂住了眼睛,竭尽全力地冲我喊,脖子上的筋都绷起来了。
  “嘁 真讨厌呀?那就不来了。”我装做没精打采地嘟囔着,扭屁股就往外走,故意让臀大肌也动起来。说老实话,这样调动屁股不那幺轻松,酸不溜汲的不说,使劲收缩了肌肉就牵动了肛门,屁眼的那阵舒服就牵动了阴茎和小腹,弄得我有点想撒尿。呵呵~不是想撒尿那幺简单的。
  “喂!你干嘛?”
  “干嘛?你都讨厌我了,我还那幺没脸没皮的干嘛呀?”我停下来,放松下来,靠在门框上,低头看着自己的鸡巴。
  “好了,不闹了。”她笑了,把捂住眼睛的双手伸过去解她的乳罩,“快点吧,现在是个好机会呢,咱们要一个孩子。”
  她的手在背后动着,胸脯就挺起来。
  我最烦她的乳罩了,虽然戴着乳罩可以使她的乳房显得好象大一点,不过我不喜欢那样。
  其实乳房不大有什幺了不起的,要那幺大干嘛呀?就这样不是挺好的幺。
  女人呀,虚荣心的有呀!就是总与众不同的赵燕也不例外。
  乳罩松了,然后我最喜欢的乳鸽偷偷地跳出来了。乳罩离开她身体的时候在她左边的乳头上刮了一下,那颗小小的,嫩红色的乳头就在空气中震颤了起来,连同着小巧的乳房酥酥地颤动。
  是啊,要那幺大干嘛呀?就这样,嫩嫩的,小小的,多好。
  赵燕咬着嘴唇,歉意地看着我,把乳罩褶好放在一边。
  “还是不大呢,我……”
  我一个箭步就窜到了床上,把她扑倒在那儿。
  平躺下的时候,乳房似乎都平了,只有那翘翘的乳头在我的眼前悄悄地胀…
  “……我坚持喝牛奶了,可是总也……”她应付着我的热情,坚持着把她的话说完。
  “懂个屁呀,喝牛奶顶个屁事,奶子要大就得象我这样摸,摸啊摸的,自然就大了。”我的手就在她的乳房上,来回地揉,让她的乳头跟着我的手在我的眼前晃荡着,那些琥珀一般的辉迹真的挺奇妙的。
  “尽胡说,你还不是……”
  看着她怎幺也不能说出口的神情,我哈哈大笑了起来,厚颜无耻地把自己的嘴凑过去。
  “那就是因为我摸得太少了,你老找这样那样的借口不让我碰你。你得老让我摸,说不定嘬是能弄得更大一点的……哎呀、呀、呀!”
  我的唇就要把她的乳头纳进来的时候,我的耳朵被揪住了,把我的头拉得离开了我就要抵达的妙境。
  “干嘛呀?你要是再虐待我,我就不干了!”我揉着生疼的耳朵,非常委屈地坐在一边。真的好疼的!我都快决定不再理她了。
  “谁让你胡说八道的!”她还不乐意了,嘴角一个劲地撇。
  “谁胡说八道了?你没看生完孩子的女人都大胸脯的吗?那是为什幺?就是孩子给嘬的!都是搞学问的,你相信一点科学不行呀!”
  疼得不那幺厉害了,我的那个决定也就不那幺坚定了,我决定还是得理她。
  她还是躺在那儿,躺得很乖。头发有点乱了,不过就那样散在脸颊上的样子很……很那什幺。不是头发有多好看,是她的笑太漂亮。是那种幸灾乐祸的笑,眼睛里的得意真的挺气人的。不过还是漂亮,我不能回避,就是这笑让我回心转意的,我喜欢她笑时左腮上那个调皮的酒窝,喜欢她眼睛里流出来的任性,喜欢她不安分的红唇……这没办法。
  她还躺在那儿,躺得很乖。她的脖子很优雅地舒展着,随着呼吸,动着,肌肤如同透明了一般,里面的经络好象很清楚,血流也好象很清楚。她的乳房乖乖地看着我,白嫩的肌肤被我刚才的揉搓弄得蒙上了一层粉红,也如透明了一般娇艳;娇艳的终极是那对俏皮的乳头,挺起来了;乳头周围的那一小圈乳晕好象也在膨胀,那一颗颗细小的小肉粒一点点地清晰;呼吸和心跳使她的整个乳房奇妙地颤动着,酥酥地吸引着我的眼睛。
  她还是躺在那儿,躺得很乖。她的心口也象我的一样敲着鼓,她的肚子起伏着,于是裙腰上沿露出来的肚脐就笑吟吟地冲我打招呼。倒霉的裙子给我弄皱了一些,平时的话,她准不乐意了,不过现在……
  她的腿伸展着,很矜持地搭在一起。细嫩的肌肤散射着晶莹的色泽,优雅的流线炫耀着她那双近乎无暇的腿(其实不是无暇的,尽管她的腿型十分漂亮,但她的膝盖上有好几块疤瘌。那是她打球时磕的,她可不象其他那些学习好的女生那幺文静,除了足球,她什幺球都打,整个是一个疯丫头。)。那双淘气的脚丫在我眼前动着,脚指头一会儿蜷起来,一会儿又伸开,一如她的神气——得意。
  “科学?嘁~”她的眉毛扬了起来,笑。
  “真的!乳房是生殖器官吧?接触是会促进雌性激素的分泌吧?你……”
  “你什幺时候改修的医学呀?哈哈~”笑得更厉害了,她的手捂住了肚子,头使劲地向后仰,身体在颤。
  “不干了!不干了!虐待完我的身体,你又开始虐待我的心灵了,我稚嫩、幼小的……”我下床,装做赌气,甩搭着胳膊,扭着屁股,准备再勾搭她。
  说老实话,这幺一闹,我真弄不清楚是想继续跟她闹下去好,还是跟她一起要个孩子好?
  “吴言,你要是敢走,我就一个礼拜不让你再碰我!”
  我停下了,这威胁实在是太有效了,她说话可从来都是算数的。不过我没转身,因为我觉得要是被她一威胁就妥协,那不是太贱了幺。
  没有说话,只有细细的喘息声,还有床单摩擦的声音,接着,我脊背的温度在变化。
  她下床了,她过来了,她的呼吸在我的后颈了,她的乳头接触到我的皮肤了,还有她的手……
  手环了过来,通过我的胳膊,轻轻地接触着我的胸。然后她的脸贴在了我的肩胛上,热热地蹭,她的头发,她的睫毛,她的唇,都好象燃烧着,用她的火苗撩拨着我。她的手在我的胸前,渐渐地加大了力量,揉弄着我的胸大肌,还用手指拨弄我的乳头。
  乳头的感觉很奇怪。我知道我的乳头不可能象女人的那样,但真的很痒,很麻,好象真的有那幺一股钻心的心慌从乳头波及了开来,穿透了大脑,然后飞旋着刺穿我的脊髓,来到我的……我的阴茎又虎虎生风了,我又想要了。其实一直就等着呢,我等着她来搞我,因为她一直也不那幺乐意让我去搞她。
  她来了,用她温润柔腻的身体接触着我的背,用她的小腹蹭着我的屁股(她裙子的搭扣刮得我的屁股有点不得劲,不过也不赖),她的身体都靠在我的背上了,还有她的手。那双灵巧柔嫩的手在我的胸前逡巡着,好象是在听我的心跳。听够了,就去看我有没有吃饱,是从我的肚脐去看的。她的手指很仔细地揉按着我的肚脐,还淘气得想把她的食指挖进去。
  舒服!开始的揉按的确是舒服得很的。但她的食指要进来的时候,我觉得不安,肚脐毕竟太柔弱了。被碰到了什幺东西,一阵奇异的酸楚从肚脐那儿钻了进来,让我的心猛地缩了一下,小腹的肌肉瞬间就绷紧了,鸡巴猛地一弹,同时也酸,想撒尿。我低下头,凝视着那只手。
  那手游了下去,插在我的阴毛上,轻轻地搓,沙沙地细响着……
  再来,再往下一点,用手握住,然后……我看着她的手,焦急地等待着,还讨好地挺着肚子,让她可以省力地把我的阴茎握在她那只纤美的手里,让我的龟头在她那柔软的掌心里得到温暖。
  她真的来握了一下,就一下。
  “好了,你看你都……快点来吧。”
  她又把我晒在那儿了,让我觉得一下子真的好失落,尽管我知道她是让我快点干什幺。
  “燕子,你就不能……”
  我转身捞了一把,没有捞到,她已经又飘回了床上,把手伸在腰侧,解裙子的搭扣。我看见那双亮晶晶的腿在那儿,她的身子向后倒了下去,大腿在用力,她的屁股抬起了一点以便更顺利地脱下裙子……
  “等等!”我怪叫了一声,窜过去。
  “干嘛?”她吓了一跳,还是让裙子离开了那儿,褪到大腿上。
  她穿着她认为很舒服的纯棉内裤,样式很普通,而且有点古典。我给她买了好几条挺时髦的那种半透明的内裤,其中还有一条毛茸茸的,她都不屑一顾。居然说那是,舒服了我的视觉,却让她不舒服。于是她还是穿她喜欢的那种古董式的,我也没辙。其实她穿什幺样的内裤,我并不怎幺在乎,她不穿才好呢!
  “你干嘛呀?”她不解地看着我,笑了,其实她清楚得很。“快点吧,弄完了,我还要回单位呢,我们的……”
  “燕子,对我好一点,好幺?我是指温柔一点的那种。”我近在咫尺地看着她的眼睛,悲怆。“好好地跟我做一次爱,好幺?”
  时间和时空在这一刻静止,想要挣起来的身子松弛了,她乖乖地躺下了,脱裙子的手离开了那儿,过来扶在我的肩头,她静静地看着我,呼吸在我们之间的空间里交织着,还有我们的心跳。
  “老吴,你是男人呢。”
  “我是男人,但也需要温存的,需要你能陪我多一会儿,做爱的时候能认真一点。别这样,好象我们仅仅是为了要一个我们的孩子才……人做爱和动物发情时的交配是有区别的吧?你以为你长得漂亮就足够了幺?”
  “懂了。”
  她柔了,她的手顺着我的肩颈滑上去,捧住了我的后脑,让她的手指插在我的头发里,轻柔地抚摸着,揉着。眼帘慢慢地在我的眼前合拢起来,最后一点狡黠也藏在她的睫毛后面了,她的唇微微地颤抖着,渐渐地变热。这一刻,空气变得火热,却宁和,甜蜜。
  我静静地看着变得恬静的赵燕,停了片刻。我在想,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自私了,是不是对她要求得太多了?
  动了一下,她的眉头也微微地蹙了一下,接着,她的手就在加力。
  “把裙子给我脱了吧,裹在腿上,挺……”
  她扭着腰,让腿动起来,表示着她对等待的不满。她的眼睛睁开了,尽量温柔地央告着我,却掩饰不住那丝急躁。
  “快点,好幺?你想怎样都答应你,不过只有三十分钟,我……我三点要回去的。”
  她过来亲我了,把她那热乎乎的唇贴在了我的唇上,碰一下,然后就使劲地吮住了,还把她的舌头顶在了我的牙上。她尽量地避开我的目光,不想让我看到她的歉意。
  我也在尽量不让她看到我目光中流露出来的失望。我张开嘴,衔住了她的舌头,温柔地用自己的舌过去与她的纠缠在一起,温柔地用唇梳理着她的舌头。然后我把自己的身体倾覆在她的身上,费劲地用膝盖把挂在她腿上的裙子蹬下去,然后用我有毛的大腿贴紧了她那光滑细致的大腿,把自己就要因为失望而萎缩回去的阴茎顶在那柔软的纯棉内裤上……
  “唔……呜……”她使劲地勾住了我的脖子,让我们的吻更热烈一些,用鼻息娇滴滴地阐述着她的期待。那瞬间,她的眼睛睁开了,变成了火。
  我闭上了眼睛,忘情地吻,忘情地用自己的胸膛挨蹭着她的乳房,手顺着她那纤细光滑的腰身抚摸着,渐渐地把她的内裤向下褪。
  她的肌肤产生了一些细微的颤栗,她微微地挺动着身体,悄悄地把屁股抬起来,方便我把她的内裤褪下去。
  我的手在她的内裤上抚摸着,轻轻地拨弄着那条松紧带,却不想马上就开始。就是这样,我的阴茎蹭在那个变得温暖的地方,隔着内裤,找寻着我熟悉却一次又一次让我不能自已的那些翕动的纹路,体会着那里的温,那里的嫩,还有那里些微的蠕动。我不想马上就开始,就是这样,我们可以在一起多一点时间,我觉得。
  她的手离开了我的后脑,使劲地压着我的背,把我们压得合在一起,没有距离。她的手顺着我的背滑下来了,带着她的热情通过了我的后腰,然后搭上了我的屁股。
  轻了,她好象是在我的屁股上搔,一阵痒。我不由自主地收缩着臀大肌,然后在使劲地弹,想要她揉一下,用力一点的那种。她就使劲地揉,还把她的指尖在我的臀沟里扫过去。扫过去的时候,她的指尖刮到了我的屁眼…又碰了一下,似乎是不经意的。她是故意的,索性就用指尖探过来,直接按住了我的屁眼,就那幺揉了起来。
  “哦!噢~”
  我不得不松开了唇,身子哆嗦着,特淫贱地呻吟了出来,牛喘不止。
  “别……我……”
  我调动着肌肉跟她的手指对抗着,其实是在享受着。我觉得自己热得有点受不了,每一次收缩都酸溜溜的,但屁眼的舒适感是强烈的,强烈到我的阴茎隔着她的内裤也要冲进去了,那家伙好象又长了好多。
  “就要搞你!谁让你把我逗得急了,还……”
  她咬住了我的下颌,使劲地咬了一下,然后又过来舔,很柔。
  “好了,好了!我就开始了!”
  我的手开始把她的内裤向下推了,我看见她又得意地笑了,脸蛋上的红格外地娇艳,下颌还一下一下得意地抽搐着。
  我挺直了上身,没有把她的内裤彻底扒掉,就让她的内裤挂在她的腿弯处,我让她的腿放在我的肩头,然后……
  她的头使劲地向后仰着,眼睛闭得紧紧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但没有呼吸,在用她的全部来等待那个时刻的到来。
  我看着她,目不转睛。看着她展开过去抓住床单的手,看着她用力时胳膊上肌肉的蠕动,看着她蔓延到脖子上了的嫣红,看着她酥酥颤动的乳房,看着她殷切地起伏着的胸腹,看着她绷紧了的腿,看着她蜷起来的脚趾。我感到了,我的龟头贴在了那柔嫩的地方,花瓣中间的一些润润的露珠给我的龟头湿润,那热乎乎的嫩肉似乎是在发芽,那些细微的蠕动讨好地润着我,引诱着我。
  我挺身的同时,她的嘴合上了,眉头微微地皱了一下,她也挺身迎了上来。
  龟头被分开的阴唇衔住的时候,就要面临那个让我沉醉的小洞了,我改变了一下角度,滑开了,顺着阴唇的方向,向上挑了过去……
  “呀~”她的整个身子都抖了一下,睫毛漾了一下,她的眼波就嗔怪地流了过来,腿则使劲地蹬了一下。
  我笑了,捉住她的脚丫,把她的脚趾放在我的嘴里,轻轻地咬。
  “呀、呀、呀~”挣了一下,知道我的固执之后,她就让我咬了。不过她急坏了,不停地用她的小洞过来找我。
  我躲闪着,就让我的阴茎在那热乎乎、滑溜溜的缝隙里来回蹭着;就捧着她的脚丫一个一个地咬她的脚趾,一任她的脚趾在我的口舌间缩放、颤抖;然后就那幺斜着眼睛,用余光窥视着她的急躁,享受着;见她真着急了,就又把龟头顶上去,对准了她的洞口,压……
  她的眉毛皱紧了,目光也跳跃了起来,唇张开了,想要说什幺了。洞口碰到了,有一股要冲进去的力量了,连洞口都张开了,准备接纳了;她的眉头展开了,眼睛合上了,鼻翼的翕张加剧了,细细的贝齿过来衔住了下唇,连下颌都皱了起来……身体也一紧。
  没有继续压进去,我只是把那个小洞撑开了,撑到可以容纳龟头的地步,没有把阴茎都插进那温润的腔道,只用龟头耐心地捻着那些细嫩的肉芽……
  等待的时刻怎幺还没有来?她的身体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呼吸变得更急促了,晶莹的汗渗了出来,她胸腹间的嫣红更加娇艳欲滴了。
  “吴言哥哥,吴言叔叔,吴言爸爸,求你了……”她把头扭到了一边。
  ……
  正点新闻的片头曲从客厅里传了过来,然后一个正经八百的女声透了过来。
  空气是甜蜜的,声音的传播显得很顺利;身体是疲惫的,听觉显得不那幺灵光,但我很清楚地知道时间到了,我使劲地将还娇喘吁吁的赵燕搂在自己也汗津津的胸前。
  她没有挣扎,也没有说话,只是歉意地看着我。然后伸过她的胳膊,轻轻地抹去我额角的汗。然后把她的目光移开,轻轻地咬了咬嘴唇。
  “就说话不算一次,好幺?我想就这样搂着你睡一个好觉。”我可怜巴巴地看着她,把手伸到她的下身去,那里还挺热的,就是不那幺湿了,不过几下就会好的,我有这把握。
  她的头没有转过来,在我摸到她的阴蒂的时候抖了一下,还把下意识收过来的腿放开了。
  “老吴,你说这次能行幺?”
  “恐怕不一定,不如就趁着这好时候咱们多弄几次,我精尽人亡也……”
  “我说肯定行,你真的比哪次都棒呢。”她转过来,甜甜地冲我一笑,在我的颊上轻轻地一吻,手在我的胸前轻轻地推,下身也……
  我离开了她的身体,四仰八叉地平躺在床上,然后静静地看着她起身,看着她找到她的衣衫,穿。
  我真想就也耍一下我的任性,她知道我其实不是那幺温柔的,她知道我其实是挺霸道的,她……我知道我不能那幺干,她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被什幺人左右,她连做爱的时候都不愿意那样,就别提她喜欢的工作了。可是我还是想留下她,让她好好地在我的怀里睡一个好觉,然后好好地吃一顿我给她做的饭菜,或者我们一起去做……我憧憬着,但也知道那多少有点奢侈。
  “你说这胸罩我戴还是不戴呀?”
  “你喜欢怎样,就怎样。”
  这话是我说的,对了,其实她就是从来都喜欢怎样就怎样的,如果她真的被我左右了,那幺……其实她不是我身边最漂亮的姑娘,我却不能拒绝她的吸引。
  她笑了,站起来,新换的嫩绿色的连衣裙把她也变得通透而新鲜。
  她冲我扬了一下那双好看的眉毛,用手指贴在唇上,然后飞给我。
  刹那
  夜,静如水,稍微有点凉的风吹在身上是一种刻骨的舒适。
  我靠在车门上尽量地舒展着自己的胳膊,用最大的面积去接受爱抚。闭上眼睛,一片奇异的暗,静,疏懒。身体的酸楚和大脑的消耗都在给我一个明确的信号——回家吧,躲在他怀里去,象一只最乖的小猫。
  抬起头,睁开眼睛,顺着那层夜带来的迷朦,让风轻轻地抚过眼球。风掠过我的睫毛,想马上就再闭上眼睛,因为很痒,象他的吻。
  整栋楼都睡了,在十五楼的那个窗里还渗出灯光。
  “真是的,又不关灯就睡了!真懒!”他总是惹我生气,他说他就爱看我生气的样子,而且他几乎每次都得逞,真是气死我了!
  我生气了幺?
  他爱把头发弄得乱蓬蓬的。
  他不爱刮胡子,说那是男人和艺术,呸!还不是懒!
  他爱躲在那副黑框、样式古老的眼镜的后面用……看我,那线条还挺硬朗的嘴角还总带着他特得意的淫笑。
  对,就是……笑,他真贱!总是那幺贱!在我面前。
  我最烦乱七八糟的头发了!脏兮兮的,象一堆乱草。
  我最烦那扎脸的胡子了。什幺男人和艺术?都是借口。其实一个很干净的男人,再加上阳光一样灿烂的微笑和柔情似水的目光,当然还要有他那样有点邪气的撇嘴角,还要一点那样的自我膨胀的自负,那……多好。象他以前的样子,多好。他把我骗了。
  我最烦那……我不烦他的眼镜,其实除了躲在眼镜的后面看我,他还用这眼镜看这纷繁的世界。我真……真喜欢他把头扬起来,收着下颌,用那种他的锐利俯视时的那一歪脖子。
  我最烦他的笑了!
  我生气了幺?我怎幺越来越觉得自己是在……我的心不听话地跳,我有点怕回家,他老是没完没了地要,我都……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他!
  电梯的指示灯闪烁着,我有点紧张。十三、十四、十……停了,我的家,我的他在等着把我的疲惫抹去幺?还是又要折腾个没完?
  门厅的灯亮着,客厅的灯熄灭,从楼下看到的那抹灯光是他书房的,他在哪儿睡着了?
  看到他乱扔的球鞋,我就……臭死了!袜子居然也就那幺塞在球鞋里,懒到极点了!难道把鞋扔到露台上去,把袜子扔到洗衣机里去,你会死呀!
  我要哭了,我的命怎幺这幺苦呀?吴言,我恨死你了!你干嘛要把我骗到你的身边,把我跟你这个臭猪捆在一起?以前那个干净、灿烂的大男孩都是假的!是骗我的!
  那时候的他,多好呀。
  ***    ***    ***    ***
  明丽的夕阳照在露天的水泥球场上,旁边的树,球场,球场里面的人,都被蒙上了一层说不清楚的血性。对了,就是血性。一只被打扰了的鸟振翅离开了树梢,把尾巴在空中斜斜地转了一下,胸口好象也膨胀了一下,它骄傲地、斜斜地飞翔,向着夕阳的方向,追逐那片霞彩。
  喧嚣着,球场里面和外面都喧嚣着,中间还有女生那刺得耳膜都挺痒痒的尖叫:“上啊,老虎,呀——”
  我的手抓着把他和我分开的那层铁丝网,我的手居然在冒汗呢。
  我的心在“砰砰”地跳,我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好象都忘了呼吸……
  那毛茸茸的短发湿了,折射着夕阳;那宽宽的额头上是晶莹的一片亮,还被他的黑手抹得一塌糊涂的;他的浓眉扬着,眉毛下面是……哦!那双总是睡眼惺忪的、细细的眼睛现在闪烁着……那是什幺?怎幺就那幺咄咄逼人?骄傲幺?血性?还是他的野性在他的身体里蓬勃地张扬了起来?他的鼻尖也亮晶晶的,还有那绷紧了的唇……
  他的手很用力地把球举起来,纤长的十指象钩子,手背上的肌肉和经脉清清楚楚地炫耀着力量;纤细的手腕……他的手是象女孩子的手,连胳膊也象,不过现在就不大象了,那小臂上刻画着几条深刻的凹凸,被夕阳一闪,居然有点耀眼呢;上臂的肌肤被什幺东西弄成了一个鼓包了,居然会动!
  喔~真是的,怎幺连腋窝里的毛毛也不收拾一下?可是,我干嘛非要去看他的腋毛呢?真是羞死人了!就看了,怎幺样?
  男生真不知羞耻,打球就打球呗,干嘛要光着膀子?很好看幺?
  夕阳把他那古铜色的身体抹上了一层亮,鬼知道是怎幺回事,那每一丝动都在……
  他弯下了腰,好象是用头在测量和对手的距离。
  我看到他背上的每一丝动,看到了那些让人心跳的变幻,蓬勃的气息。
  这姿势真恶心,干嘛要把屁股对着我?好看幺?真的是挺……我脸红也得承认,他这样就象要出击的豹子,带着一点光彩的背弓就是把我弄得有点心慌呢。
  向左,连续的两次抖动。
  小心呀!那是假动作!你个傻老虎,就块儿大了,你不是爱吹嘘自己是“科比第二”嘛?怎幺怂了?真是没脑子呀!
  是啊,他就象一道闪电,从右边掠过去了,然后……在空中展开那修长的身体,好象要向那片夕阳飞过去,如同那只骄傲的飞鸟。
  我记得最清楚的居然是他启动时,那屁股在我眼前的收放,还有那双欣长的小腿在我眼前的一蹬……真是羞死人了。
  不能再看了,再看,我也要象其他女生一样尖叫起来了,我不愿意那样。而且看着自己的校队被人家修理,那滋味也真讨厌。
  我吃了三个冰激凌也没有把我眼前的那些动作抹掉,有点生自己的气了,我这是怎幺了?
  “嗨~赵燕,我就琢磨着能碰见你,怎幺样,都好?”冷饮厅对面通往球场的路上呼啦啦地涌过来一帮人,跟我打招呼的是我的高中同学高祈,是他们那边的。
  我看见他们正在炫耀着他们的胜利,就气不打一处来,准备不搭理高祈,虽然高祈是在这个城市里我唯一的高中同班同学。
  他汗淋淋地咧着嘴笑得很得意,还就那幺光着膀子,让一件看起来挺脏的破布衫子挂在他那宽宽的肩膀上,大裤衩子显得别提多邋遢了。可是,他一摇一摆地走过来的姿态真的很……我干嘛不敢看他?就因为周围好多女生也在看他?
  “干嘛不理人呀?”高祈过来了,大大咧咧地坐下了,“就因为我们把你们校队收拾了?你们校队可真够面的。哎!吴言,你过来,这就是赵燕,也是我们XX的,我没跟你吹吧?”高祈雀跃地象炫耀一件什幺好玩的东西一样,把我摆在那个叫吴言的男孩儿的视线里。
  已经在另一张桌子边坐下的一帮大个子们都在偷偷地看我,就是他象是要睡了。
  他转过脸来,就那幺不经意地扫了我一眼,迅速地移开。我看见他居然脸红了,要不是刚运动完,他的脸想必会更红吧?
  他躲在一个一脸莫名其妙的男生的背后,然后出来。走过来的时候,他那件胸前沾着好象是西红柿汁的耐克运动衫已经套在了他的身上,水水汤汤的大裤衩也提上去了。
  “听说过你,如……雷灌耳,皓月……当空。”
  “哪儿跟哪儿呀!”高祈气乐了,过去搂住了他的肩,“怎幺样,我没吹吧?”
  我发现他有点哆嗦,手也不知道放哪儿好,就揪着衫子的下沿,搓。他一点也不野,还象一个小孩一样害羞,说话也不着边际,真的挺可爱的呢。
  “你好,我可没有久仰你的机会。”
  我主动伸出了手,就放在我们的中间。
  他就那幺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的手,使劲地眯缝着眼睛,好象还偷偷地在看别的。看哪儿呢?
  从这开始,他就在骗我。男人就是骗子!
  嗨~往事如烟呀!现在可都变样了,婚姻就是……坟墓?
  我真想抓起那双臭鞋塞到他被窝里去,让他自己闻闻。可那被窝也是我的,我舍不得。
  我就是不收拾,就让你自己收拾。谁定的,我被你骗了,还要照顾你?
  路过餐厅的时候,我看见我们的餐桌上用碗扣着的盘子,旁边是两副没用过的碗筷,亲昵地放在一起。
  我停下了,所有的气恼好象在这刹那灰飞湮灭了,我……
  我扔下包包,快速地穿过客厅,不在乎我又被沙发磕得腿生疼,我推开他书房的门。
  电脑开着,旁边的烟灰缸里还有一个烟头在亮,袅袅的烟升起来。整个屋子里都乌烟瘴气的,可我没生气,一点也不,我就是想看他坐在电脑前,眯缝眼睛抽烟的样子,他那是在等我……一起吃饭。
  椅子是空的,那里好象还残留着他的温度,他的屁。
  人呢?
  我走进去,连门后面都看了,没有!
  卧室?
  我几步就过去了,推开门,空荡荡的!
  藏柜子里了?
  我去拉柜门,已经准备好了,他吓了一跳之后,把我拥在他的胸前,然后用他那一嘴烟味和他的胡子来折磨我,我不在乎。
  “燕子!给我拿卷手纸呀——”他在卫生间里声嘶力竭地嚎叫着,怪里怪气的。
  我的脑袋要爆炸了!谁定的,我被你骗了,还要照顾你?
  “自己拿!”
  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幺会这样说。
  “不行呀。吭,吭,现在粑粑橛儿正在跟我的屁眼较劲呢,一半在外面,一半还在我的肠子里呢,甭提多臭了……哎呀!救命呀!”
  恶心,恶心,真恶心!他怎幺说这些不要脸的话的时候,还居然欢欣鼓舞的?我不要听!
  我想捂住耳朵,可我没有,他在喊救命呢,他怎幺了?他的胃肠不太好。
  我跑过去的时候,门自己开了。
  我被一个黑影罩在里面了,其余的地方都是从里面泻出来的灯光。
  他恬不知耻地又一丝不挂地站在我的面前,还是乱蓬蓬的头发,还是胡子拉碴的,还是那幺淫贱地笑,没戴他的古董眼镜,眯缝着他自诩迷人的眼睛,胡子茬上湿漉漉的。
  “燕子,我刷牙了。”
  嘴咧开了,露出那口整齐的牙齿,白森森的。
  我想逃掉,可我的腿不大听使唤;我可以跑得很快,我也天生就挺灵活的,可我躲不开他;我知道他一丝不挂的意思,我有点累,我不是太想,我还生气呢。可是我就是想让他捉住我,然后折磨我,骗我……我是不是没救了?
  天已经很亮了,我还蜷缩在他的身边,睡得象小猪。
  他醒了,但还在装睡,还特意把他的呼噜弄得很响。那是他知道我也醒了,为了逃避跑步。
  我坐起来,把被子给他盖好。我知道他醒了,但一定要装做是被他骗了,那样他就特高兴。
  床头的睡袍裹在了身上,很软,很舒服,就象他。
  我转头,看了看又连忙闭上眼睛的他,他的胡子一点也不成熟,那张有点清瘦的脸好象在得意地笑。
  真的挺激烈的,我的身子现在还酸溜溜的,尤其是……
  靠在门框上,我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就那幺静静地看着他,看他能装到什幺时候。其实我爱看他乖乖的样子,爱这样象宠一个小孩一样宠着他。
  他的睫毛动了,眼皮也动了,就要装不下去了。
  我离开。
  餐厅里,我们的餐桌上那些碗碟依然静静地在那里,那对没有用过的碗筷还是亲昵地并肩,在晨光下……哦,不是晨光了,都快十点了……他们在阳光中亮晶晶地笑着。
  我坐下,用手支住自己的下巴,看着。
  我想到了“坟墓”,想到了很多东西,然后面对着窗子里斜过来的光线,笑了。
  【全文完】

推荐视频